都市超级战神 第535章 祖孙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26 23:3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35章祖孙

  齐昆仑在下午的时候离开了秦牧蓉和杨玉京这里,回到了罗家来探望母亲。s.tingfree.

  罗红玉回家之后,跟家人重归于好,心态和情绪都不错,身体也越发健康,这是齐昆仑乐于看到的。

  “画画怎么没来?”罗红玉问道。

  “哦,画画在明珠待着呢,过两天我回去接她,一块儿回风城过年。”齐昆仑笑道,没有告知母亲齐画受伤的消息,免得她太过担心。

  罗红玉微微点了点头,道:“是要好好谢谢她的养父母,你也别忘了给人家表达一下谢意。”

  薛信和吴昕夫妇两人已经被移交给了中枢进行审查,齐昆仑这里倒是恨不得将他们手刃,但嘴上却不得不说道:“一定,一定!”

  薛信夫妇两人被移交中枢之后,把所有的罪过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来,并没有牵涉到更多的人。

  按照他们的说辞是,跟齐昆仑并不认识,也不知道齐画和齐昆仑之间的关系,这一番操作,完完全全就只是想要牟利而已。只不过,没有想到最后会折在公海上。他们两人一力承担此事,中枢那边也没有连根拔起的意思,知道此事牵连必然过大,真要继续追索下去,不知道会引发怎样的变局来。

  夫妇两人在随后,又咬死了孟从云是收了他们的钱办事,为的就是彻底给齐画定罪,让事情尘埃落定,这样一来,他们也好继续逍遥法外。

  孟从云被齐昆仑从楼上扔了下去活活摔死,要是没有抓到这夫妇两人,那齐昆仑肯定要被弹劾,甚至有可能被一撸到底,连带承担法律责任。

  但夫妇两人被抓捕并且移交中枢,吐露这些,已经完全改变了风向。

  就算是一些跟齐昆仑不对付的议员,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说齐昆仑这边并没有罪,是夫妇两人伙同孟从云贪赃枉法,搞出来这一系列恶性事件,孟从云的死,也只能算是死有余辜了。

  当然,齐画那自刺的一刀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让齐昆仑在这件事上完全占据上风,不用为孟从云的死承担自认不说,甚至还让中枢的大多官员都偏向了他这边,纷纷为他说话。

  想想也是,如果舆论方面曝光出来,元帅在外征战,与敌国厮杀,家中亲人却遭遇政治迫害。这样一来,政府方面还有什么公信力?恐怕,到时候军队都会闹起来!

  蔡青绾的这一手着实厉害,化解了柳宗云的三年布局不说,甚至还让齐昆仑反杀了一刀,光明正大插手了司法署的一些变革。

  而今,罗定国在燕京坐镇,是“少壮派”当中最忙的一个了,一边要处理特勤局的事情,一边还有处理司法署的问题,每天还要接见各位要员,简直焦头烂额。

  走关系是有必要的,再有能力的人,也要走关系,不然的话,谁能认识你?古时候的名士,有经天纬地之才,但若是没有朋友推荐宣传,又有谁知道这个人?当初的诸葛亮若无徐庶为刘备引荐,又岂能以“隆中对”闻名天下。

  齐昆仑给罗定国如此重任,罗定国自然不敢怠慢,方方面面都做得细致周到,兢兢业业。

  “定国今年怕是不能回来过年了,给他安排了很多的任务做。”齐昆仑对着罗元凯笑了笑,歉意地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定国是能者多劳,你给他多加点担子很适合。”罗元凯笑眯眯地说道。

  齐昆仑看着罗元凯,径直问道:“外公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我的什么事情,如果知道的话,可否告知?”

  罗元凯却是哈哈一笑,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我那天跟你说那些话,只不过是出于长辈对晚辈的一些提醒而已。”

  齐昆仑便道:“我可不认为这么简单,你那天的话大有深意。我的身世,你肯定清楚!”

  罗元凯却道:“昆仑啊,你我有缘,成了祖孙。我虽然知道一些东西,但并不能告诉你,这里有我的苦衷,你也要理解。”

  “你不说,我也不会强迫。如果能说,那当然是最好的了。”齐昆仑坦然地说道。

  罗元凯笑了笑,道:“我的那些消息也都是道听途说而已,不一定是真实的。而且,我觉得,不说反而对你要好一些。”

  齐昆仑平静道:“我的生父生母,是否还在?”

  “我不清楚,或许已经不在了吧。”罗元凯叹道,“你想知道这些,应该去问问你的老师。这个世界上,兴许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齐昆仑听后蹙眉,而后又问道:“当初我的父母为什么把我抛下?”

  “你这孩子,我刚刚跟你说了,我的那些消息都是道听途说,并不一定是真实的。你问这些,我又哪里知道?!”罗元凯摇了摇头,无奈一笑。

  齐昆仑没有再问。

  罗元凯就道:“你当初不是跟你妈说,你不在意这些东西的吗?现在怎么又追问起来了?”

  齐昆仑淡淡道:“倒不是真的就在意能够狠心抛下我的父母,而是在意这背后的一些关窍。我很好奇,我的背景到底是什么,又有多少人知道这个背景,后续又会对我产生怎样的影响!”

  “人从何来不重要,去往何处才最重要。你到了这个地步,只需要铭记自己的本心,做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就好。”罗元凯语重心长地道,“孩子,你要记住,出身不重要,做正确的事才重要。”

  齐昆仑微微点头,拱了拱手,道:“谨记教诲!”

  罗元凯轻轻拍了拍齐昆仑的肩膀,道:“今晚陪我一起喝两杯,谁知道你这个大忙人什么时候才有空再到松城来看我老人家了。”

  “好。”齐昆仑爽快地答应了下来,然后又跟罗元凯聊了一些肇氏的情况。

  罗元凯道:“肇氏一直都在暗中活动,在你未崛起之前,也曾找过我们罗家。不过,却是被我们给拒绝了。肇氏布局深远,底蕴雄厚,你跟他们打擂台,可要小心谨慎。”

  齐昆仑道:“肇氏果真所图甚大,这样的毒瘤,要尽早铲除才好。”

  “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当初肇氏的倒下,如同山崩地裂一般,而今他们将底蕴尽藏于国内当中,等待复辟之日,已成毒瘤。要想将之铲除,得慢慢来才行。”罗元凯郑重道。

  齐昆仑之前跟秦牧蓉聊过,也了解到了肇氏在这个国家当中,埋下了不少后手,要对付肇氏,的确是急不得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