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556章 活死人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26 23:30:24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56章活死人

  从清河县赶回来的齐昆仑,面色铁青,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深沉的杀气。s.xs321.

  破军直接就在齐昆仑面前跪下了,自责道:“卑职无能,让秦小姐被织田所害,请齐帅责罚。”

  齐昆仑并没有雷霆震怒,而是轻轻拍了拍破军的肩膀,让他站起身来,道:“我知道了,我先去看看。”

  宁长生站在秦牧蓉的身前,就这样看着齐昆仑。

  齐昆仑只是扫了他一眼之后就没再关注,他知道,自己今天多半是欠了宁长生一个人情,如果没有宁长生到来,恐怕还要有人遭难。

  “当初你也按了我的弟子宁天罡一指,只不过,他似乎没有秦小姐这么好运。”宁长生语气平淡地说道,好像之前死于齐昆仑手中的宁天罡与他毫无关系一样。

  齐昆仑在秦牧蓉的面前蹲下身来,伸手摸了摸她的眉心,神色阴鸷。

  宁长生道:“我已经试过了,不过只能修复她脑颅当中的一些神经损伤,没办法让她再一次活过来。”

  对于宁长生和齐昆仑这类人来说,生死就如同睡觉一般,他们练功,时常会将自身气血紧缩起来,心脏停跳、血液不动,甚至就连意识都会短暂消失。等到这种状态差不多达到极限的时候,才会再次放开气血,促使心脏跳动,让意识于脑海当中迸发开来。当然,也有些人用这样的方式练功,一“死”过去,就再也没有醒来过。

  这是打破虚空的强者们独有的练功方式,一般人学不来,是用于体会生死之间的大奥妙。

  看到齐昆仑的宁长生也是不由暗暗叹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人年纪轻轻,不过二十五六,居然就有这么恐怖的功力,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秦牧蓉现在属于一种“活死人”的状态,用医学术语来说就是植物人,甚至比植物人还要严重。

  因为,有的植物人虽然身体不能动,但意识还在。而秦牧蓉,意识已经不在了,只不过是身体还保持着生命体征。

  她的心跳缓慢,血液流动也很缓慢,在这样的状态之下,如果无法得到改善,要不了多久,就会真正的死去,变成一具尸体。

  “生和死之间的界限,无法定义,你说她是生,还是死?”宁长生不喜不悲,语气平静地问道。

  “生和死,自古以来就是玄学,无人能够断论。”齐昆仑神色阴冷,语气有些难过。

  宁长生道:“我尝试救她,可惜还做不到,或许,是因为我没有真正看破生死,无法定义生死。若是有那一天,我可以救活她!”

  齐昆仑沉默不语。

  宁长生道:“不过,在此期间,你每天都要给她按摩,用真洗髓震脑,让她时刻保持这样的状态。否则的话,真的死过去了,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活。”

  “今天多谢宁先生出手相助,这个人情,我记下了,也欠下了!若是有一天,宁先生有什么要帮忙的,尽管开口,只要不违背我的原则,我绝不会推辞。”齐昆仑说道。

  “呵呵呵……你我之间,今年应当会有一战,届时再说。”宁长生说道,而后一甩袖子,飘然而去。

  齐昆仑把秦牧蓉的娇躯从地上抱了起来,搂在怀中,道:“看来,宁先生也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

  宁长生就道:“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世外高人?我一心求道,然而现在遇到了瓶颈,我需要与你一战,打破瓶颈。”

  齐昆仑伸手整理着秦牧蓉凌乱的发丝,轻叹道:“很好!”

  宁长生已经远去了,他几乎“缩地成寸”,一步出去就是好几米远,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无边的夜色当中。

  “牧蓉她……”蔡韵芝在这个时候跑了出来,看到秦牧蓉昏死在齐昆仑的怀里,不由惊讶地发问。

  “她在睡觉。”齐昆仑神色复杂地回答了一句,而后抱着秦牧蓉往屋里走去。

  蔡韵芝明白,事情恐怕是没有这么简单了。

  高媛战战兢兢地站在一旁,磕磕巴巴道:“刚刚打伤了秦小姐的那个男人,是来杀我们的?”

  “是。”齐昆仑漠然地点了点头,进屋之后,直接到了房间里来,把秦牧蓉安放在大床上面。

  秦牧蓉双眼闭着,脸上没有什么血色,心跳沉缓,血液流动同样非常缓慢,她整个人,就好像进入了深度睡眠的状态一样。不过,她这一睡,有可能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清河县的事情我已经解决了,你不要再问,我现在没有心情回答你的问题。”齐昆仑看着欲又止的高媛,皱了皱眉,淡淡地说道。

  “那好吧……”高媛一愣,而后微微点了点头。

  蔡韵芝走到床边来,看着秦牧蓉,问道:“她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

  秦牧蓉的状况和尹伊不一样,尹伊那是被刺伤了内脏,流失了太多的血液,导致身体虚弱,所以才陷入了重度昏迷状态当中。而秦牧蓉,是被一指头按在了眉心上,伤到了颅内,比之尹伊还要严重!尹伊有自然醒过来的希望,但秦牧蓉,绝对没有自行苏醒过来的机会。

  齐昆仑摇了摇头,说道:“这几天我会努力尝试,希望能够让她醒过来。”

  蔡韵芝难过地道:“希望牧蓉姐不要有事,你一定要想办法把她救醒,她是为了保护我们才变成这样的。”

  “我知道,我会拼尽全力的!”齐昆仑抿了抿嘴唇,沉声说道。

  他虽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情绪波动来,不过,一些微小的动作,已经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蔡韵芝看得出来,齐昆仑现在也非常的难过,甚至有些悲伤。

  “明天,该怎么跟芮芮说……”蔡韵芝神色复杂地问道。

  “如实说吧,她能承受得住。”齐昆仑闭着眼睛说道,“而且,牧蓉也不一定没有醒过来的机会。我休养一天,明天就开始对她施救。”

  秦牧蓉这种状态,什么神医来了都得束手无策,唯有用真的那种奇妙声波力量与她的颅内神经产生激烈的共振,才能够唤醒她来。

  破军非常自责,难过道:“该死的人,应该是我才对,是我无用!”

  “生死有命,你不必自责,而且,她不一定真的会死。”齐昆仑道,“大家都去休息吧,事情到了明天,就有定论了。”

  说完这话之后,齐昆仑先大家所有人走出了房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