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569章 我非江湖人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27 19:26:28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69章我非江湖人

  高见远见齐昆仑根本不卖自己的账,不由怒喝了一声。s.tingfree.

  “哪里来的小辈,红花社的人都这么不懂规矩吗?我退下来之前也是堂堂的副山主,按江湖地位,你叫我一声伯伯都不为过!你们红花社连这点规矩和礼貌都不懂,也不怕传出去了,让江湖上的兄弟们笑话自己不懂事?!”高见远走上前来,大声地呵斥道。

  秦牧蓉耸了耸肩,道:“抱歉,高老山主,我是红花社的人,但我男人不是。”

  高见远不由皱眉,道:“你是红花社的哪位?”

  “秦牧蓉,杨虎吞老会长的义妹。”秦牧蓉平静地说道。

  “原来是秦小姐。”高见远明显是听说过秦牧蓉的名声,“秦小姐虽然地位尊贵,但到我们天都来,把我儿子打成这样,未免有些恶客欺主了吧?!”

  “不是恶客欺主,而是你家这位想拉我去当鸡,我不答应,还准备用强硬手段。高老山主觉得,是我做得过分呢,还是你儿子做得过分呢?”秦牧蓉不慌不忙地回答道,混江湖的,对名声道义什么的都非常看重,高见远明显是个老江湖,所以上来先摆了大道理,作风很老派。

  高见远听到这话之后,不由一愣,然后皱了皱眉,对高文雄道:“你小子真是这么安排的?!”

  高文雄没敢应声。

  高见远恼火不已,一脚踹在高文雄的身上,把他踹翻在地,咬牙切齿道:“你知不知道老子这辈子最恨的就是,逼良为娼?!你要是社团里的人,现在老子就给你三刀六洞。”

  “按江湖规矩,他确实该三刀六洞,高老山主自己动手,还是我来?”秦牧蓉冷冷地问道。

  “犬子并未加入社团,所以这三刀六洞的规矩,用在他身上不合适。”高见远摇了摇头。

  “他没加入社团?那这批枪是从哪里来的?”齐昆仑冷冷地问道,“在西蜀,能从军方手里搞到枪的,大概也就只有小刀盟了吧!”

  高见远一愣,然后眯了眯自己的眼睛,道:“枪,是靠买卖得来的,不一定非要加入社团才能拿到。犬子这边对秦小姐不敬,是该惩罚,但你们已经把他打成这样了,也该知道点到即止,别太过分。接下来,要怎么道歉,要怎么赔偿,咱们都可以坐下来谈。”

  齐昆仑漠然道:“我要他的命。”

  “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冲,话说得太满,反而惹人耻笑,得理不饶人不是我们江湖人该做的事情。”高见远淡淡道,“你把枪放下,该谈的,我们绝不逃避。”

  “我不是江湖人。”齐昆仑枪口挪到了高文雄的大腿上来,“你觉得我把话说得太满?”

  “你要是敢对犬子开一枪,那性质可就变了,我保证你们走不出西蜀,哪怕整个红花社过来,也保不住你们。”高见远语气平淡,但声音却很有力。

  “砰!”

  话音未落,枪就直接响了!

  高文雄的左腿之上,立刻血肉横飞,骨头都被子弹给打断了,整条腿,一下就剩下半条还连在身上了。

  “啊!!!”高文雄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嘶吼声来,痛得在地上打滚,血液裹得到处都是。

  高见远的脸色一下僵硬,瞬间铁青,满脸的不敢置信,然后是勃然大怒,每一根银发都几乎倒竖而起,正儿八经的怒发冲冠了。

  齐昆仑平静道:“我不懂你们的什么江湖规矩,但我知道,倒卖军火,那就是死罪。”

  高见远气得浑身都在发抖,颤颤巍巍抬手指着齐昆仑,道:“好好好!”

  说完这话之后,他转头怒吼一声,道:“给我把山主请来!我这个退了休的老头,别人不给面子,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请山主,来为我主持公道!”

  旁观的手下们也都看得是心惊肉跳,目瞪口呆,只觉得这怕不是会演变成一场两个大社团之间的超级火并!

  小刀盟雄霸西蜀,威慑南方各州;红花社盘踞江北,虎视北域。这两者,都是创建时间很早,底蕴非常强大的社团,内部培养出来的高手不少不说,单是需要这两大社团资助的议员就有许多,其在官方上的影响力,也是非同一般的,要真的打起来,那必然会是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你敢开枪,那我让你走不出西蜀!不,我让你们,今天就走不出这个酒店!”高见远怒喝道。

  “玩黑社会这一套?对我没用。做生意就好好做生意,搞别的可不行。既然如此,这个酒店,从今天开始,也就没有必要继续存在下去了。”齐昆仑冷漠地道。

  “你好大的口气!就算是杨虎吞还活着,也不敢在老夫的面前这么说话!我倒看看,你这个后生仔,有什么手段!”高见远怒气冲冲地道着。

  高文雄已经缓过了疼痛,他捂着自己血流不止地大腿,恶毒无比地看着齐昆仑,道:“好话说尽你不听,那你就等着去阎罗殿报到好了。”

  齐昆仑看了高文雄一眼,道:“等我问明白了这批枪的来历,就送你上路。”

  高文雄还想说点狠话,但看到齐昆仑那如死神般的眼神之后,不由觉得浑身发冷,一股寒意几乎将自己整个人都冰冻住,剩下的话,无论如何都没有那个胆子吐出口了。他发誓,自己第一次看到这么恐怖的人,这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秦牧蓉轻轻拍了拍齐昆仑的后背,道:“消消气,气大伤身,尤其是对你这类人来说。”

  情最伤人,这个情不是爱情,而是情绪。

  情绪的大起大落最伤人身体,一些身体不好的,有太过高兴的,直接把自己高兴死了,有太过气愤的,也直接把自己给气死了。像齐昆仑这类心灵境界到达一定高度的,就更是不能太过动怒,如果情绪波动过大的话,对身体的伤害比普通人还重不说,而且也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心灵境界。

  “这倒不会,我气归气,但还没到怒不可遏的地步。”齐昆仑眯了眯自己的眼睛,淡淡地道。

  “不气就好,你拉着我,我有点怕。”秦牧蓉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直接把小手塞到齐昆仑的掌心里去了。

  齐昆仑这个时候不由一愣,然后有些哭笑不得,面对织田都能寸步不让的秦牧蓉,怎么可能会怕这点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