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83章 蛇鼠之家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4-29 01:37:0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83章蛇鼠之家

  蔡青绾的情绪崩溃着。s.tingfree.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齐昆仑。

  她更没想到,齐昆仑会与家族中人发生如此之大的矛盾……

  她还没想到,齐昆仑是为了她那个从未谋面,生活于风城的堂姐而来……

  “六年……”蔡青绾的泪水滴落在地,嘴里轻轻喃喃,“你为何还不愿原谅我。”

  七年前,她还是燕京大学的大学生。

  七年前,齐昆仑因执行机密任务潜伏于大学当中。

  那一天,他们相识。

  一年后,蔡青绾师从柳宗云,齐昆仑与她恩断义绝。

  她花了很长的时间想要与齐昆仑再见一面。只是那时,他已奔走疆场。

  再之后,齐昆仑位高权重,纵然她知道齐帅便是他,但她也毫无办法。

  只因,齐帅,不想再见她。

  “若能重来?我会如何去选?”

  现场寂静了足有三分钟之多,蔡青绾这才缓缓站起身来,脸上虽还有泪痕,但她却已是微笑了起来,道:“今天是我奶奶的八十大寿,非常感谢诸位到场来祝贺。中间虽然出了些小插曲,但希望诸位不要介意,继续畅饮!一会儿,我会代奶奶过来敬酒,为今天所发生的不愉快而为大家道歉。”

  在这一刻,她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情绪的调整能力如此之快,让众人都不由暗暗佩服。

  蔡青绾表现得大方得体,众人此刻虽然心中有块石头悬空,却也还是纷纷坐下,各自吃喝。

  “韩州长刚才根本不是什么礼贤下士,他是看明白了那幅被撕毁的齐帅笔墨!你看,他已经走了……”

  “当官的果然都是老奸巨猾啊,一看事情要坏,立马开溜,绝对不卷进去,我佩服了!”

  “你们谁看到韩州长啥时候走的吗?我是没注意到啊……”

  众人发现韩崔已经消失不见,不由纷纷低声议论了起来。

  田友的面色最是苍白,他是华南州秘书处的秘书长,更是蔡家女婿,而今韩州长为了置身事外,不知道会不会把他被清算……

  蔡青绾看到地上的另外一张碎纸,便弯腰将之拾起,伸手在上面缓缓抚摸着,低声问道:“这到底是谁撕的?”

  “是老太太撕的……”蔡澜不由叹了口气,也觉得有些天旋地转,这事态的发展,太过迅猛,反转得太过激烈,让她现在都还无法回神。

  蔡青绾意识到自己被父亲给欺骗了,脸色更加难看,她咬牙道:“齐帅之手迹,你们说撕就撕了?”

  “这真是齐帅手迹?不应该是墙上那幅吗?”田友不由颤声问道。

  “墙上那幅是仿品。”蔡青绾抬起头来,深深叹息,“摘下来烧了吧,这样的字,挂在家里,是惹人笑话的。”

  “如果不说,也没人知道,这毕竟是燕京那位陈少送的……”蔡澜小声道。

  蔡青绾严厉的眼神立刻就看了过去,蔡澜吓得一个哆嗦,立刻闭嘴,急忙改口道:“烧了吧,烧了吧!”

  蔡青绾只是蔡澜晚辈,但她一个眼神就能将蔡澜吓成这个模样,可见她于蔡家之中的特殊地位了。

  蔡青绾忍不住低落道:“我来晚了……”

  “青绾回来了啊!”老太太这个时候醒了过来,看到蔡青绾之后,立刻高兴起来,“那个狂徒和不孝孙,被你收拾掉了吗?”

  蔡青绾的脸色一变,绷着一张俏脸没有说话。

  老太太还准备说话,忽然就听到外面有人大声说道:“我奉齐帅之命,特来此为蔡老夫人祝寿!”

  只见一个穿着军装的中年男子大步向内走来,手里,提着一个卷轴。

  “齐帅居然亲自让人送来礼物?蔡家竟与齐帅有关系?”

  “刚才那个叫齐昆仑的年轻人,怕是要完蛋了,蔡家与齐帅的关系这么深,他还有命在?”

  “那人很狂,连帝师柳宗云都不放在眼里,但齐帅可不同于柳宗云……”

  蔡家众人,一个个面面相觑,都想从彼此的脸上找出点什么端倪来,可是,他们看到的,都是一脸懵逼。

  蔡青绾则是紧紧抿着自己的嘴唇。

  这个军人走了进来,对老太太道:“在下特奉齐帅之命,持齐帅亲笔之字,来为蔡老夫人贺寿!”

  老太太有些惊讶,本以为这位位高权重的战神是来问罪的,但没想到竟是来贺寿的!

  她狂喜了起来,大笑道:“诶呀,齐帅乃是国之栋梁,我只不过是一介老朽,他居然能记得我的生辰……真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啊!”

  “哈哈哈……我们蔡家与齐帅关系自老爷子在世以前就一直不错,没想到,齐帅竟还记得我母亲生日!”蔡武一怔之后,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开始吹捧蔡家。

  蔡青绾低着头,无人可见的眼眶之中,又有晶莹闪烁,她喃喃道:“你真的不念我们当年的半点情分么……他们虽然很过分。但是,我,也姓蔡啊!”

  “齐帅写的什么,快打开看看?”蔡武激动无比地说道。

  中年军人面无表情,拆开了绑着卷轴的丝带,而后猛然将卷轴一下展开。

  “啊?!”

  现场瞬间寂静了。

  老太太更是双眼翻白,差点再一次晕倒在椅子上。

  蔡家众人,没人都是面色苍白,张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蛇鼠之家?!齐帅居然送出了这四个字来!”

  “怕是那个叫齐昆仑的人与齐帅关系匪浅,两人一个姓,是什么亲属也说不定呢……蔡家惹到了他,齐帅会给蔡家好脸色看才怪了!”

  “刚刚老太太亲手撕掉了齐帅写的字,齐帅又不是没火气的泥人!”

  “这下有热闹看了,蔡家,怎么收场?”

  蔡家,本可以是自己加倍有面地收场,但是,因为利欲熏心与偏见,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中年军人冷冷地道:“齐帅还有一句话让我询问问蔡老夫人。”

  “……”

  没有人回答。

  中年军人便继续道:“齐帅让我问蔡老夫人,这幅字,蔡老夫人还撕吗?还敢撕吗?”

  老太太的脸色一阵白一阵红,胸口起伏剧烈无比,显然是情绪过于激动,就差昏死过去了。

  刚才,老太太撕了齐昆仑所写的“东临碣石”,现在,齐昆仑再送一幅“蛇鼠之家”,问她,她还敢不敢撕!

  之前,大家都以为那“东临碣石”乃是赝品,所以老太太当场将之撕掉了,还有情有可原的地方。但现在,齐帅直接明,这是他送来的,并且还直接问了,是否敢撕!

  这幅字,蔡家还有谁敢撕?

  “老身……不敢!”半晌之后,老太太嘴角一抽,说出这四个字来。

  中年军人放下手里的字之后,冷笑着转身离去了。

  这世上,总是蠢人太多,明明有个好机会可与齐帅处好关系,却偏偏搞成了这样!

  “蔡家的人,还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呵呵,东临碣石不要,要了一幅蛇鼠之家,太滑稽了……”

  “所以说啊,眼界和为人很重要的,不然的话,会闹大笑话。”

  蔡青绾此时,心如刀割……

  齐昆仑送来这字,同样是在向她说些什么,似是在告诉她,曾经的那一切,早已断恨绝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