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578章 难敌四手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5-30 23:3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78章难敌四手

  裴凤凰很清楚自己如果落在政治处的手里,是个什么下场!

  更何况,小刀盟内部已经被宋山鸣和连起昊两人联手控制,达成一致,对她进行攀咬,到时候,一顶叛国罪的帽子恐怕真的逃不掉!

  而且,裴凤凰的的确确是倒卖了军火给赤塞的,只不过,这是齐昆仑的授意,以此让小刀盟获取赤塞的信任,方便之后的斩首行动。s.tingfree.不过,齐昆仑若是真的就此失势的话,那么,这件事就可以成为给裴凤凰定下死罪的证据!

  裴凤凰不会束手待毙,她一声轻喝,身形如电,立刻奔着窗户就撞了过去。

  “裴山主,你想去哪里?”准将杨令奇一声质问,同样快如闪电,瞬间到了裴凤凰的身旁来,抬手就对着她的后心抓来,竟是奔着将她当场打死的目的而去。

  裴凤凰不得不停住脚步,一手兜在屁股后面,仿佛长了一根尾巴,在杨令奇的手即将抓到后背来的时候,猛然抬手扫出!

  裴凤凰的这一招“虎扫鞭”用得恰到好处,一下拍在杨令奇的手腕之上,将杀招挡开。

  杨令奇冷哼一声,又是一招“云龙探爪”抓向裴凤凰的咽喉部位。

  裴凤凰一心想走,但杨令奇并不给她机会,无奈之下,也只能应战,她口中低喝一声,右手一下架起,往前撞来。

  “嗤!”

  两人一触即分,但杨令奇的五根手指却抓破了她的衣袖,在她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了五道深深的痕迹,一下就流淌出了血液来。

  裴凤凰看到杨令奇手臂上那密密麻麻的青黑色鸡皮疙瘩,仿佛一粒粒铁砂,不由狠狠皱眉,道:“鹰爪铁布衫,你是菩提寺的人?”

  杨令奇却笑道:“只不过是小时候被我家大爷爷送进菩提寺修行过一段时间而已,我是杨家的人,不是什么菩提寺的人。”

  裴凤凰觉得手臂酸麻不已,知道再战下去,估计真得被杨令奇当场打死,脚在地上狠狠一跺,地砖立刻碎裂,她一个蹲身往前钻来,后手拍在地上,将那碎裂的地砖震碎成粉,前手往前一探,直抠杨令奇的裆部。

  “果真阴险!”杨令奇冷冷道,抬腿一挡,挡住裴凤凰的手掌之后,立刻一记弹踢奔面门而去。

  裴凤凰后手在地面上一撑,身体立刻后弹去,借着这力道,团身又撞向了窗户,想要直接冲出这天罗地网。

  “我在这里,裴山主觉得自己还能走得掉么?”杨令奇冷冷发问,如附骨之蛆一般逼近。

  裴凤凰的后手却在这个时候猛然一扬,就听哗啦一声,一把细碎的沙尘被她直接扔了出去,形成一片沙幕。

  杨令奇急忙将双眼一闭,立刻抽身后退。

  裴凤凰刚刚那一下蹲身撩阴,后手拍在地面上的一下,已将地砖拍得粉碎,变成了细沙,她抽身后退时,将细沙全部都抓在了掌心里面,这会儿杨令奇追击,她正好使出一招“抓沙使脸上”的打法来。

  “凤凰啊,看着你走上一条歪路,让我很心疼,这让我觉得自己对不起裴老山主啊!不过,家国为大,你背叛国家,勾结赤塞,罪不容诛,我也只能为大义而出手了。”连起昊在这个时候一声轻叹,竟已到了窗口边上,双手一拱,直直击向裴凤凰的胸膛。

  他这一拱手,仿佛上古三皇禅让天下一般,正是三皇炮捶当中极为霸道的“拱手捶”。

  裴凤凰知道生死就在此刻,不闪不躲,迎了上前去,她一声长啸,出手如电,双手微扣,仿佛结成一个野兽的头颅模样,用的正是太祖长拳当中的“兽头势”!

  连起昊的手与裴凤凰一交之后,立刻利用自己的听劲功夫辨别对方发劲,十根手指齐齐弹开,猛然扣向裴凤凰的手腕。

  裴凤凰也早就练就了听劲功夫,感受到对方的劲力变化之后,当即回应,也立刻变化劲力,与之角力,想要用擒拿将对方给扔出去。

  不过,连起昊身为副山主,也是功力高超之辈,两人这一较劲,眨眼之间,十多种尽力变化,就见四条手臂上下翻飞,一个奈何不得一个。

  “裴山主一介女流,能有这样的功力,也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了!可惜,今天你不愿意束手就擒,那就注定要死在我的手里!”杨令奇在这个时候已经往前而来,身体奔腾,仿佛骑在马上的骑士一般,出手就是杀招。

  他往前迈步的同时,前脚一抬,横在空中,踏向了裴凤凰的腿弯部位,右手护着自己胸膛,左手斜着往前捶了出去,直奔裴凤凰的后心要害!

  “咔!”

  裴凤凰正面这边被连起昊缠住,后方根本来不及应对杨令奇的杀招。

  杨令奇一脚就踏在了裴凤凰的腿弯上,踩得裴凤凰的骨骼寸断。

  裴凤凰猛然咬牙,摇晃了一下身体,肩膀往后靠了过去,杨令奇的一捶落下,正中她的肩膀。

  “咔!”

  又是一声脆响,裴凤凰的肩膀骨裂,同时,连起昊发力一甩,抖得裴凤凰浑身劲道全部散开,整个人不受控制就飞了出去。

  裴凤凰的身体直接撞到了会议室的大长桌上面,撞得上面的水杯七零八落,纷纷碎裂开来。

  “噗!”裴凤凰张口就吐了鲜血出来,但依旧面不改色,表情坚毅,“你们很好,不过,你们放心,将军哪里是这么容易对付的!我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杨令奇嗤笑一声,收了拳架子,淡淡道:“裴山主安心上路就好,这一次,最高首领和议长王锋亲自下场,他讨不得好,哪怕是陈家,都不敢明目张胆向着他!他最近太张狂了,打了太多大佬的脸,也伤了太多大人物手底下的人,更是杀了不少人,得罪的人太多,就连上头都觉得看不下去了。”

  “裴凤凰你放心,你死之后,我会将你跟你的父亲安葬在一起的!”宋山鸣冷不丁开口说道,“你做出叛国的行径来,真是让我痛心疾首。”

  “这倒不一定,裴山主说不定是受人蒙蔽,若是能够知错就改,指认元凶,说不定还有悬崖勒马的机会。”连起昊在这个时候说话,似乎还想让齐昆仑来往齐昆仑的脑袋上泼一瓢脏水。

  裴凤凰坐直身体,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想让我污蔑将军,这不可能。他,是我们这代人的希望,也是我们这代人的信仰……”

  “信仰?你的信仰,将在这几天内,彻底崩塌!”杨令奇冷哼一声,慢步往前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