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585章 披衣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04 15: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85章披衣

  齐昆仑让裴凤凰好好休息,继续掌控好小刀盟,然后便离开了这里。s.xs321.

  裴凤凰将他送到门口,恰巧看到等待在外的秦牧蓉,她不由微微一怔。

  秦牧蓉对着裴凤凰点头致意,而后跟随齐昆仑一起离开。

  “你的手段还真是厉害啊,不过,我也是没想到,最高首领居然悄无声息到天都来跟你谈事情。”秦牧蓉自然而然挽上齐昆仑的手臂,“嗯,这晚上有些冷得厉害,暖和暖和。”

  秦牧蓉早就突破了丹劲,气血如龙,人的体温来自于血液,血液流动得越快就越不会感觉到冷。她这个借口,还真是比之前更加冠冕堂皇了。

  齐昆仑也没有去追究这些,或许是已经被她这冠冕堂皇的借口搞得有些习惯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不得不说,秦牧蓉的心理战术的确够厉害的。

  齐昆仑平静道:“顺势而为罢了,其实我也没有想到,通过一个小小的高文雄,竟能搞出这么大的风浪来,取得如此效果。”

  秦牧蓉就笑道:“人生总是充满意外,有时候你越是想做成一件事,反而越是做不到,反倒是一些偶然,让你不经意间成功。”

  齐昆仑点了点头,道:“的确,偶然是属于历史的一部分,甚至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历史是偶然的,而非必然的,所以才需要你们这一类人。”秦牧蓉微笑着说道,“我肚子好饿,有什么推荐的吗?”

  “回酒店里吃好了。”齐昆仑说道。

  “那没意思,我想尝尝街头小巷里的那些美食。齐大元帅,你该不会忘本吧,现在发达了,就不愿去那些地方了?”秦牧蓉笑道。

  “我小时候吃过别人丢掉的馒头,长霉的面包,过期的牛奶……在战场上,吃过蝎子、毒蛇,甚至喝过可以致幻的仙人掌汁液。你觉得,我有这么挑剔么?”齐昆仑淡淡地问道。

  秦牧蓉当即就选了一家宵夜店,拉着齐昆仑进去坐下了,然后点了不少的食物。

  齐昆仑可以坐在高档的沙发上享受东岛国精心饲养的肉牛身上割下来的鲜美牛排,品尝花与剑国的上等葡萄酒,同样,也可以坐在大排档当中吃着平价的烤串和一斤一瓶的啤酒。

  人当然有选择的权利,选择过更好的生活,但是,人也不可忘本。

  秦牧蓉道:“裴凤凰这几年很风光,连我也没想到,小刀盟的内乱居然会这么严重。因为你的事情,她这个山主,竟一夜失势,险些被逼入了死地。”

  齐昆仑道:“凤凰毕竟是个女人,当然,我这话并非是看不起女人,而是女人天生就比较感性。我早看出来她的心比较软,所以也能猜到小刀盟肯定不如看上去这么风平浪静……更何况,我的身份摆在这里,凤凰又是我的手下,那些敌人,不可能愿意眼睁睁看着我一直将小刀盟这么庞大的一个江湖社团牢牢掌握在手心里的。”

  秦牧蓉微微点了点头,起身去跟老板要了两瓶白酒,然后跟齐昆仑边喝边聊。

  白酒放在炉子上暖了暖,喝下去之后,肠胃都是火辣辣的,一口吞个一两左右,整个人都很舒泰。

  “虽然我们的功夫精湛到了这种程度,能够掌控人体的各类奥妙,但食物,还是要精挑细选的,偶尔一顿可以,但不能天天这样。”齐昆仑一边道着,一边将一个盒子取出放到了桌面上,“这是当今道家丹鼎派掌门张火莲炼制的特供丹药,内含丰富营养以及各类人体需要的微量元素。你的武功,正遇到瓶颈期,以后尽量少吃饭,多吃这类丹药,这样一来,也可以减少杂质摄入,影响内脏机能。”

  秦牧蓉也不客气,直接就收了下来。

  齐昆仑这话是很有道理的,一些健身达人就几乎不吃碳水化合物,只吃蛋白质。

  运动员就更不用说了,顶尖的运动员对食物可谓是精挑细选,甚至每年花个几十上百万刀聘请顶尖的营养专家来为自己搭配饮食。

  武学高手也是人,是人就不可能脱离五谷杂粮,哪怕宁长生这样的功力,个把月不吃不喝,恐怕也要被饿死。

  “你这算不算公器私用?”秦牧蓉问道。

  “不算,我每个月本来就有多余的额度。”齐昆仑说道,“这只能算是给我的福利,我怎么处理,是我自己的事情。”

  秦牧蓉哈哈一笑,道:“的确不算,在新闻上,我都成了你的女伴,你的家属了。”

  齐昆仑听到这话,嘴角不由微微一抽,无奈摇头,干脆不去回应她。

  秦牧蓉打开盒子,拿出一枚丹药闻了闻,道:“有人参的味道。”

  齐昆仑道:“这枚丹药的密度相当于铁,唯有丹劲高手才能吞服,否则的话,消化不了,到时候恐怕得做手术才能取出来了。”

  秦牧蓉道:“我国的科学技术都发展到这种地步了!”

  “科技同样是一个国家的发展基础,科技的进步是最为重要的。”齐昆仑淡淡道,“收起来吧,这三颗,足够你用一个月了。”

  秦牧蓉道:“行,吃过这顿,最近就不吃五谷杂粮了,保持身体状态最重要,到时候进了黄泉,估计是有几场架要打的。我们远道而来,他们好整以暇,从这点上来说,他们就已经占了优势的。”

  两人很快消灭了桌子上的食物,喝光了两瓶白酒。

  “宁长生没能救活我,你救活了我,这是不是证明,你的功力,在他之上?”秦牧蓉问道。

  “打过才知道……就好比,一个医生成功切除了一个病人的肿瘤,我却把病人弄死了,那是不是证明他比我厉害?”齐昆仑反问道。

  “很有道理。”秦牧蓉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把外套给披上,“回去休息吧,这两天,还真没好好睡过觉。”

  齐昆仑摇头道:“我早说过你不用担心。”

  秦牧蓉却道:“没办法啊,能让我担心的人,也就只有你和芮芮了。”

  齐昆仑把自己的外套也批到了秦牧蓉的身上去。

  秦牧蓉虽然不冷,但在这外套披到自己身上来的时候,却感觉似乎更加暖和了。

  齐昆仑也知道她不冷,但还是这么做了。

  “今年有个好兆头。”

  “嗯?”

  “总算找到了一个不是总想着怎么脱我的衣服,而是帮我披衣服的男人。”秦牧蓉微微一笑,脸色泛红。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