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588章 我见天地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04 15:58: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88章我见天地

  第二天大早,黄泉训练营的工作人员就到了酒店来。s.xcmxsw.

  齐昆仑和秦牧蓉一同随他离开,先是坐了几个小时的车,然后就进入了深山老林当中。

  这名工作人员的话并不多,也没对齐昆仑有什么太恭敬的态度,显得平平淡淡。

  齐昆仑已经放话要改革黄泉了,那就证明他对黄泉这些年来做的工作都不认同,既然他不认同,黄泉的人怎么会给他好脸色看?

  “快到了。”齐昆仑淡淡道。

  “你怎么知道?”秦牧蓉道。

  齐昆仑平静道:“我几年前来过,但具体位置早就忘了。不过,现在第六感强大,用心灵去感应,以心观世界,自然就能感觉得到。”

  秦牧蓉不由闭上眼睛,默默体会,果然也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股惊人的锐气。

  人群密集之地,有市井之气;深山古观,有缥缈神秘之气;政法机关单位,有正义恢弘之气;千年古寺,有庄严慈悲之气;西方教堂,有神圣伟岸之气。黄泉训练营,笼络天下英才,自然也有其独有气息。

  年轻人的锐气,以及,兵戈的杀气!

  在二十多公里开外,秦牧蓉隐隐感觉到了一股肉眼不可看到的“气”,冲天而起,笔直如狼烟。

  齐昆仑看到秦牧蓉似有感悟,不由微微点头,她的进步,的确非凡,与织田一战,让她受益良多。

  秦牧蓉再一睁开眼睛,发现给他们带路的工作人员,竟然已经不知道踪影。

  “他人呢?”秦牧蓉问道。

  “走了。”齐昆仑淡淡道。

  “怎么走了?”秦牧蓉诧异。

  齐昆仑不由一笑,道:“这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我们已经进入了整个原始森林当中树冠最茂密的地带,哪怕是大白天,都很难看见路。纵然是训练有素的侦察兵,在对地形不了解的情况下进入这里,都会迷路。”

  秦牧蓉发现,越往深处,能见度果然越低,仿佛夜幕降临了一样,茂密的树冠将阳光遮挡,让这里终年都处于黑暗、潮湿的状态当中。

  齐昆仑却是已经大步往前,秦牧蓉急忙跟上,她惊讶地发现,哪怕是以自己的感知进入这里,恐怕都很容易迷路。

  而齐昆仑缺是步履从容,似乎心中早已经谋划好了路线一般,从容自如,甚至提醒秦牧蓉哪里有陷阱,哪里有水坑,哪里有毒物需要绕开。

  “果然,人力有穷,心灵无穷!人不能飞天遁地,却可以通过自己的想象,从而来研发科技,到达飞天遁地的效果,而且,就算没有这个专业能力,也可以想象自己遨游太空,穿梭宇宙,通过心灵的想象,然后以文字或图形的方式表达出来。”秦牧蓉心中不由感叹,“齐昆仑而今,恐怕已经可与那些先贤大哲相比,可以用心灵来观察世界了。”

  两人于原始森林当中穿梭,避开了层层危险,而且没有迷路,依旧向着黄泉训练营的方向进发着。

  秦牧蓉不由说道:“这些黄泉训练营的人,还真是心高气傲,你堂堂五星大将,他们也不卖面子!”

  齐昆仑道:“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他们自诩为国为民之君子,自然清高,哪怕是最高首领前来,也不一定就真给面子。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已经走了弯路,从训练营当中走出来的人,大多都是一心钻研如何上进,而非是想着用自己学得的本领来报效人民。”

  “既然是君子,那又为何摧眉折腰?”秦牧蓉问道。

  “所以说他们出了问题,总想着往高处爬,觉得爬到高处才能实现理想抱负。人不能没有信仰,若没有了信仰,也就没有了敬畏,那就会崇拜权力,以为得到权力就得到了一切,这样一来,什么都会变质。我来这里,就是要折断他们的脊梁,打压他们的高傲,让他们明白,什么叫敬畏。”齐昆仑神色如常地说道。

  “可是……你的体能,应该还没有彻底恢复吧?治愈我的脑损伤,让你损耗严重。”秦牧蓉说道。

  “那也够了!”齐昆仑只是淡淡四字回复。

  秦牧蓉听得精神一振,这样的强大与自信,不是谁都能够拥有的,那是需要一场场胜利积累起来的。

  都说世界上没有常胜将军,而齐昆仑,偏偏就是常胜将军。

  走出了这片最为茂密的森林之后,一座军事基地就遥遥在望了,那里,就是黄泉训练营,整个华国最为神秘的所在之一!

  “里面的高手不少啊!”秦牧蓉闭上眼睛,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缓缓说道。

  齐昆仑微微点头,道:“当然不少,否则,他们凭什么震得住那些少年天才呢?”

  秦牧蓉睁开眼睛,仔细看去,道:“这训练营煞气凝结,没有一点年轻人具备的火气,反倒像是坟场、乱葬岗一般。我虽然不是很懂风水,但也看得出来,训练营背后的这座靠山,形如凶兽,这边两条溪流又交叉而过,状如剪刀……从风水的角度来讲,这里应当是大凶之地,人居住在此,很容易遭遇灾祸。”

  “但在这样的地方,也能够刺激人的精神,古诗有云,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这里阴气森森,人一进入,就会受到环境影响,从而精神紧张,久而久之,反倒会养出一股静气来。不过,在这样的地方待久了也不好,精神太过紧张,出现心理疾病,导致疑神疑鬼,精神错乱。”齐昆仑来过一次,但这次再来,又有别样的感觉,“但环境也是因人而异的,极端的环境,才能培养出尖端的人才来。就好比东岛,弹丸之地,却屡出盖世天才。”

  “是这个道理。”秦牧蓉不由变得略微兴奋起来,“我想看看,这里面的高手,都有多厉害!”

  “自古以来,武学宗师都喜读《易经》,观察动物,哪怕是不识字的莽夫,在到达一定境界之后,气质都会变得儒雅可亲,仿佛教书先生。”齐昆仑道。

  “观察动物是什么道理?”秦牧蓉笑道。

  “别的动物没有人类这么复杂,一举一动,都符合自然生存之理。雄鸡能够立于细小的竹杆之上,可见下盘稳定,所以,形意拳才会有鸡脚这么一说,站桩如鸡,才能不动如山。”齐昆仑边走边说着,他带秦牧蓉来,是让秦牧蓉培养实战经验,同样,也是对她进行栽培。

  “武学练到高处,有见自己、见众生、见天地一说。然而,在我看来,定位自我,归正灵魂是最难的一件事,所以,要先见天地广大,后见众生纷纭,再认识自我的渺小。你也是时候看看《易经》,了解天地风水的奥妙了。”

  此刻的齐昆仑,身上没有半点五星大将的霸道和锐气,仿佛一位年长的大学教授,在传授给学生们自己的经验一样。

  任何学术,到了高端都是哲学,武学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