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595章 太公后人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05 12:42:4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595章太公后人

  齐昆仑身形如飞鸟,似灵蛇,化灵猴,于深山老林当中穿梭不断。s..

  越往里走,阴寒之气就越是严重,虽然已过年关,但这里却还是非常的寒冷。

  大约二十多公里后,齐昆仑看到了一座草庐,草庐之后,是一片冰湖,湖面结着薄薄的冰,有孤舟泛于其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齐昆仑走上冰面,脚步轻巧,一步一步,薄如白纸的冰面,竟然没有任何的裂纹出现。

  这样的冰面,哪怕是一个小孩站上去,也会立刻破开,让人掉下去。

  “姜先生,而今国家正处于危难之际,你身为龙脉派首领,却在这里躲清闲,真是好兴致啊!”齐昆仑边走边道,已经走到了孤舟旁边。

  孤舟上的蓑笠翁正是姜无涯,他淡淡一笑,道:“世界格局,精彩纷纭,人力有穷,徒惹因果。我只管寻龙点穴,推算国运。为国效力,是你们这些人该做的事情。”

  姜无涯看上去非常年轻,也就跟齐昆仑差不多的年纪,而且面容英俊,属于少女杀手那种。

  齐昆仑神色冷漠,说道:“原随远说,黄泉是你所立,我而今要改革黄泉,当来过问过问你。”

  姜无涯淡淡点了点头,手中鱼竿猛然甩了出去,直击齐昆仑的咽喉!

  齐昆仑根本不动,抬手一抓,握住鱼竿。

  不过,他脚下的冰面,却是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仿佛一张蜘蛛网。

  姜无涯一击之后,立刻抽回了鱼竿,慢慢站起身来。

  他没有看齐昆仑,而是看着齐昆仑脚下的冰面,淡淡道:“乾卦,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齐昆仑一愣,不由低头看去,只见自己脚下冰面裂纹密密麻麻,组织成非常复杂的卦象,他凭自己的易学修为只能勉强辨认,的确是“见龙在田”之卦。

  姜无涯手中又出现一枚龟壳,随手扔到齐昆仑的脚下。

  龟壳落下,产生了一些冲击力,冰面又出现了几道裂纹,甚至有湖水从裂纹当中缓缓冒出。

  “用九,见群龙无首,天下大吉。”姜无涯不由笑了起来。

  齐昆仑漠然道:“我其实不是很信这些。”

  姜无涯就道:“传承了几千年的东西,是有道理的。而且,卦象也由心而生,群龙无首,便是齐帅的理念吧?”

  齐昆仑点了点头,道:“我愿人人如龙。”

  姜无涯叹了口气,手指虚点,轻轻道:“这道纹再长一点,那就是亢龙有悔。齐帅,路漫漫其修远兮,小心,小心……”

  说完这话之后,他又坐回了自己的孤舟之上,鱼竿落入水中。

  齐昆仑看见,他的鱼钩上,并没有鱼饵。

  传闻,龙脉派一脉,乃是姜太公姜子牙之后,也不知道是否真实。

  齐昆仑没有再多说什么,转过身,踩着冰面离去了。

  “亢龙有悔”,所谓亢龙,便是飞得太高的龙,龙飞太高之后,发现自己再无法下去,所以产生悔意。姜无涯这一卦,也有提醒齐昆仑的意思,小心飞得太高,心生悔意。

  齐昆仑而今已是身居高位,肩扛五星,哪怕想要急流勇退也不可能,是“黄袍加身”的状态,好似无奈的赵匡胤。

  “齐大将。”姜无涯忽然喊道。

  “嗯?”齐昆仑停住脚步。

  “这些年来,老夫远离纷争,避开世俗因果,龙脉派缺了老夫监督,多多少少有些变质。若是有朝一日,齐帅与龙脉派对上,还请高抬贵手,放老夫的那些后生们,一条生路。”姜无涯轻轻一叹,如此说道。

  齐昆仑却是好笑道:“你既然自己知道,为什么不重新出山,接管龙脉派的资源,这样一来,也就能够重归正轨了!”

  姜无涯若有所思地笑了笑,道:“我太老了……就快老死了。”

  姜无涯看上去非常的年轻,但他偏偏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让人觉得诡异。

  “我想多活几年,也想看看,能不能再活得更长更久一点。”姜无涯说道,“况且,人各有志,那些事情,不是我喜欢做的。”

  齐昆仑道:“我明白了。”

  姜无涯不再说话,齐昆仑也没有回头,径直离去。

  没过多久,上面就传来消息,黄泉训练营,暂由黑龙军大元帅齐昆仑接掌。

  齐昆仑既有“人人如龙”之愿,姜无涯也就放心让他接掌黄泉训练营了。

  “肇氏此举,是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姜无涯忍不住微微一笑,闭上眼睛,继续钓鱼。

  很快,齐昆仑就再次回到了黄泉训练营当中。

  原随远看到齐昆仑来了之后,再不复之前的桀骜,站直敬礼,沉声道:“黄泉训练营总教官原随远,参见齐帅,请指示。”

  齐昆仑淡淡道:“看来姜先生已经跟上面沟通过了?很好,从今天起,由我接手黄泉一切事务。今天大家都照常训练,明天早晨八点,集合开会。”

  原随远的眼中,带着些许不甘,但这没有办法,他与齐昆仑的差距太过巨大。而且,齐昆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办法,说服了黄泉的创始人姜无涯。

  姜无涯是一个超然世外的人,任何威逼利诱对他都没有半点作用。

  “希望,齐帅不要把黄泉带入政治斗争的漩涡当中,这样一来,也就背离了黄泉的初衷。”原随远看了齐昆仑一眼,深深吸了口气,说出这样的一句话来。

  “我不会改变黄泉本来的初衷,我只是要重新树立大家的信仰。”齐昆仑语气平静地道着,“黄泉,这些年来,太过清高自大了,这才走上了弯路。”

  “或许吧。”原随远没有认同齐昆仑的这番话,而是淡淡回了一句。

  齐昆仑也不求原随远认可他的想法,他要做的,是打断黄泉高傲的脊梁,然后再亲手为他们接上,为他们树立全新的信仰。

  黄泉每年从国家拿到的巨额训练经费,如果就培养出一群只知道搞官僚主义,一心想往上爬的人,那就太可惜了。

  “黄泉,真的错了吗?”

  这是今晚,所有人都在心里思考的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