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01章 枷锁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07 13:34: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01章枷锁

  齐昆仑在第二天的时候,约了肇念裳一块儿吃饭。s.xcmxsw.

  肇念裳却是淡淡道:“我最近缠上了一些麻烦,你在这个时候约我吃饭,对你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齐昆仑道:“这没关系,吃顿饭能有什么麻烦?你带上金伯一块儿来吧。”

  肇念裳道:“金伯却是不一定愿意。”

  “心意传达到就行了,来不来是他的事情。”齐昆仑无所谓地笑了笑。

  肇念裳答应道:“那好,我跟他说。”

  挂断电话之后,肇念裳将齐昆仑的意思传达给了金伯。

  金伯听了,不由呵呵一笑,道:“来得正好,最近家族当中那些人不是想找小姐你的麻烦么?让他挡挡。你救了他的女人,这是天大的恩情,这点小事,他应该不会拒绝的。”

  肇念裳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什么祖上的荣光,与我无关。他们,又何苦逼着不放?”

  金伯叹了口气,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小姐,你毕竟姓肇,更何况,又是肇氏这一代当中最杰出的女子,天生清静琉璃心,智慧超人,又精于阴阳易学……你在整个肇氏看来,是一枚非常重要的砝码。”

  肇念裳不由摇头,觉得有些无奈,人生就是这样,总有各种不顺心的事情,哪怕是一向淡雅如兰的肇念裳,也难免会为之苦恼。

  “话说回来,如果让齐昆仑帮我挡的话,那会给他带来麻烦。你也说了,我毕竟姓肇,如果我们走得太近,难免会有风风语,对他不利。”肇念裳说道。

  “这就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了,而非是小姐你应该考虑的。”金伯老神在在地笑了笑,“何况,这本就是他该做的事?”

  “金伯这话,是什么意思?”肇念裳听后不由略微诧异了。

  金伯摇了摇头,没有回应,道:“小姐准备准备吧,最好梳妆打扮一下。这位齐大将与肇氏的矛盾,迟早是会有爆发的一天的,你们趁着这个机会,也可以好好商讨商讨。”

  肇念裳也知道,试图颠覆这个国家会带来怎么样的后果,一旦失败,那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注定会被人民清算。唯有柳宗云不同,他妄图颠覆,推行一系列匪夷所思的政策,到了关键时刻,那位陈家老祖走出大宅,将之给压了下来。而柳宗云,在之前期间,于任上积累了不小民望和功绩,这才能够全身而退,至今都还隐于幕后,用各种手段,暗中控制着这个国家的一些命脉走向。

  肇念裳一向是个清雅如兰的女子,带着一种静气,这股静气,甚至显得匪夷所思,仿佛天塌地陷她也无动于衷一般。

  但是,这次,她居然依金伯所,认认真真梳妆打扮了一番。

  一条白色的长裙,搭配上黑色的棉绒外套,下边则穿了一双鹿皮短靴,乌黑的发丝略微烫卷,整个人便带上了一种让人不敢亵渎的仙气。

  金伯没有随肇念裳一同出去,而是选择了留在家里。

  待到肇念裳离开之后,金伯这才拨通了一个电话,满脸无奈地叹气道:“小姐长大了,老奴也说不动她。”

  “金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对方冷冷地问道。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小姐要做什么,我一介奴才,可拦不住她。”金伯长吁短叹地道着,“刚刚,小姐出门了,还特意选了衣服,梳妆打扮了一番。”

  “念裳居然主动打扮自己?!”对方听到这话之后,顿时吃了一惊,而且是大吃一惊。

  要知道,肇念裳可从来不会因为别的事情而主动动手打扮自己,她一向清雅安静,仿佛遗世独立之人。

  你来,或者不来,我就在那里。

  你看,或者不看,我依旧在那。

  金伯道:“是的,小姐,似乎恋爱了。”

  金伯这话,让对面沉默了好一阵,片刻之后,这才带起了些许的震怒,沉声道:“念裳必须要嫁到胡家,哪个男人敢碰她,就把他的手剁了!”

  金伯却是苦笑着说道:“我不过是一介奴才,哪里有资格去左右小姐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我也只能上报,具体如何处理,还看您们。”

  “念裳莫非不知道,我们都背负着祖辈的荣光与抱负?她是我肇氏这一代最杰出的女子,怎能因为儿女私情而耽误了大业!”电话那头的人震怒无比,说话都非常大声,甚至带着森然杀气。

  金伯叹道:“女大不由人,小姐毕竟不是一般人,很难有人能够左右她的思想。”

  “这不是左右不左右的问题,而是她既然姓肇,那么就必然要背负这使命!你的这个消息,来得很及时,正好,我们的人已经到风城来了,胡连城的儿子胡敬岩也已抵达。”对方冷冷地道着,“这一次,就让念裳彻底死心,乖乖返回风城,与胡敬岩完婚!”

  胡连城,一位富可敌国,但是其名不显的巨商。

  上一次他的名字险些在福布斯榜上出现,不过,他随手打发了记者两千万“经费”,而后便继续低调了下去。

  胡家,在肇氏皇朝时期,就是富甲全国的世家门阀,肇氏的许多生意,甚至都与胡家有合作。

  胡家的开创者,名为胡红顶,既是大官,亦是豪商,甚至比秦家还得到肇氏的信任。

  而且,胡红顶远见卓识,在肇氏鼎盛时期,就下令逐渐开始拉开胡家与肇氏的距离,这才避免了清算,得以保全。

  “啪!”

  对方说完之后,直接将电话给挂断了。

  金伯脸上露出一抹笑意来,从窗口处,看着肇念裳逐渐走远的背影,喃喃道:“小姐,老朽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其实,大家都很明白,肇氏想要重新坐到那个位置上,几乎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了……但是,很多人从小都被灌输那样的理念,这所谓的祖上荣光,已经不是我们的责任,反而成为了一种枷锁。”

  “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人心向着自由,肇氏却想为所有人的心打造一个新的囚笼,这又如何能够做到呢?”

  金伯脸上的笑意很温暖,他无子无女,一直陪伴着肇念裳,实际上是将之当成女儿在看待。

  不过,碍于主仆身份,这样的感情,他始终无法说出口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