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02章 观念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07 13:34:3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02章观念

  肇念裳如约而至,齐昆仑为了表示尊敬,还是到了门口来迎接。s..

  之前,齐昆仑对肇念裳怀有一些敌意,这是因为,他接触到的肇氏中人,多数都是心怀不轨的。

  但肇念裳,与他们似乎并不一样,没有将那所谓的使命和荣光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而是选择了去寻找自己的生活。

  齐昆仑从秦牧蓉口中了解到,肇念裳之前一直都在龙兴生活着,直到后来,与肇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矛盾之后,这才毅然决然南下,远离龙兴,远离肇氏。而肇念裳的身份又非同一般,肇氏对其寄予厚望,所以安排了金伯跟随左右,保护她的安全。

  “西餐吗?我吃不惯。”肇念裳坐下之后,淡淡地说道,“不会用刀叉。”

  “我教你,任何事情,都要体验体验的。”齐昆仑说道,心里却是有些意外。

  西餐在很多人眼里都是比较高大上的,很多不会品尝牛排和红酒的人,为了撑起自己的排面来,反而能够说得头头是道。

  肇念裳却很坦诚,吃不惯西餐,不会用刀叉。

  先喝了一杯开胃的香槟之后,肇念裳这才道:“齐先生请我吃饭,应当不会是平白无故的才对。”

  “算是感谢你当初出手相助,救了牧蓉一命,理当请你吃这顿饭。”齐昆仑淡淡地说道,打了个响指,让服务员上菜,“另外,的确是有些事情需要确定,也需要跟你聊一聊。”

  肇念裳平静一笑,道:“我对肇氏内部的事情,其实不是很了解,或者说,没有兴趣了解。”

  齐昆仑摇了摇头,道:“你必须要了解……我说过,我可以留肇氏一条活路,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活下去的。所以,我需要从你这里了解了解他们的情况,然后再做具体的判断。另外就是,我想向你确定一件事。”

  肇念裳的神色依旧不变,问道:“你想问什么?”

  “肇氏当年,是否有个叫冬至的孩子?”齐昆仑眯了眯自己的眼睛,盯着肇念裳道。

  肇念裳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不由沉吟了片刻,微微摇头,道:“没有。”

  齐昆仑能感觉得到,肇念裳的心跳依旧如初,没有任何变化,甚至连血液流动也没有半点加速,显然,她并没有说谎。当然了,也不排除她有一颗天生的清静琉璃心,能够始终做到心如止水。

  “你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肇念裳看了齐昆仑一眼,眼神当中带着些许的奇怪,“肇氏开枝散叶,整个家族的人员很庞大,但就我所知,的的确确是没有名为冬至的族人。在冬至那天出生的倒是有两个,现在,应当已经有四十多岁了吧……”

  肇念裳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族谱之类的,她肯定看过,既然她说没有,那应当无错。

  齐昆仑微微点了点头,很郑重的模样。

  肇念裳却道:“我感觉得到,你好像松了口气一样。这个冬至,与你有什么关系吗?恋人,还是朋友。”

  齐昆仑淡淡道:“我小名就叫冬至,原本也不姓齐。最近,一些线索似乎把我和肇氏关联起来,所以,我想知道。”

  肇念裳摇头道:“我今年二十八,你比我小,出生在我之后,如果你与我族真有关系的话,我肯定知道。而且,我在你身上,并没有感受到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我也同样如此。”齐昆仑说道,“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给我一根你的头发吧。”

  肇念裳听后淡淡一笑,道:“有时候,我们这类人的心灵感应,甚至比科学还要靠谱得多。看来,你对这件事真的很看重,不然也不会谨慎到这种地步了。不过,如果你真的与我族有关,是肇氏血脉,那你会如何抉择?”

  “我不会去追究我到底来于何处,我只会去考虑自己将走向哪里。我现在,姓齐,只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齐昆仑漠然道。

  “你这句话,并不是回答我的问题,更好像是心虚一样在躲避什么。”肇念裳道着,“如果你的亲生父母,站在你的面前,用自己的生命威胁你,让你服从肇氏的安排,你会如何呢?你的血亲们,与你的理想背道而驰,你是选择大义灭亲,还是听从安排?”

  齐昆仑在听到这话之后,脸上的肌肉都不由自主逐渐绷紧,缓缓道:“人的权利,不来源于国家的领袖,亦不来源于父母。传统文化下的美德,是没有个人权利意识的,是家长控制分配所有家庭资源,是君主控制分配所有社会资源。任何人,都无法左右我的正确的信念与强大的思想,我不会因为亲情的关系,而让信赖我的人民,再一次陷入权力的支配当中。”

  肇念裳端着刚刚倒出的红酒缓缓喝了一口,充分氧化过后,口感丝滑香甜,略微的酸涩刺激得舌头上的味蕾格外舒适。

  “你说得很好,保护私人的权利是现代美德的起源。私权的边界明晰,才能定义法律,产生真正的美德。从传统走向现代,就是从小农意识、家长意识、君权意识走向私产私权意识,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完成观念现代化文明的转型。一些人,的确是被忠孝礼智信、天地君亲师,束缚得太久了。”肇念裳不疾不徐地道着。

  齐昆仑听到了肇念裳的这番话,是真的有些诧异了,而后微微颔首,这番话,不是一般人能够说出来的,既然肇念裳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那就证明,她的的确确是摆脱了肇氏的那些枷锁与束缚,真正拥抱了现代文明,树立了全新的价值观。

  “很多的不公,远看是人性,近看是制度,再细看,是文化与观念。齐先生的话,小女子很欣赏,区区不才,也有那么两三分人脉,以后先生若参与大选,可略尽绵薄之力。”肇念裳说道。

  齐昆仑一怔,有些愕然地看向肇念裳。

  肇念裳说道:“我也一样,只去做正确的事情。”

  齐昆仑不由笑了,正如他所说,与他观念一致的人,不需要去威逼利诱,自然而然会与他站在同一条阵线上。

  哪怕,眼前的这个女人姓肇,而且是肇氏寄予厚望的天之骄女。

  肇念裳微微前倾,道:“头发,你自己来拿。”

  说话间,她目光炯炯,美得惊心动魄。

  齐昆仑伸手落于她的发梢之上,捏住一根青丝,宛若迦叶拈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