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03章 家族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08 17:07:4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03章家族

  正当齐昆仑准备拔下肇念裳的一缕秀发时,忽然间,他将手猛然缩回。s.tingfree.

  一道银光,从他刚刚的手臂悬空之处掠过。

  肇念裳一怔,转头向那银光掠来之处看去,而后,眉头紧皱了起来。

  “你最好不要再用你的脏手,碰到我未婚妻身上的任何一根毫毛,否则的话,我不吝让人帮你把它砍下来!”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站在那里,他的身旁,还有三个人,两个老人,另外一个也是年轻人。

  肇念裳摇了摇头道:“胡敬岩,我从未答应过要嫁给你,那婚约,只不过是肇氏与你们胡家的私下约定而已,与我无关。”

  胡敬岩却是微笑道:“念裳你说笑了,你若不嫁给我,那你嫁给谁?嫁给他么?那你得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胆子娶你!”

  胡敬岩这话说得十分霸道,当然,他有这个底气,因为他是胡家主家目前唯一的继承人,是嫡长子!

  “妹妹,我来接你回龙兴了。”另外一个年轻人说道,他眉宇间与肇念裳有那么三分相似,显然是有血缘关系的。

  肇念裳道:“肇怀古,我早就已经脱离肇氏了,也不准备再回到肇氏当中。我与整个家族,理念不合,价值观不同,所以,没有必要再纠缠下去。”

  “你姓肇,体内流淌着我们肇家的血,亦背负着祖上几代人的荣光!你觉得这样的话,说出来,不羞愧吗?”肇怀古听到肇念裳的话后,有些略微的愠怒。

  他的身旁,站着一位穿灰色长衫的老人,老人看上去是风烛残年的岁数,但很精神……

  看到这个老人之后,齐昆仑不由挑了挑眉头,惊讶的并非是老人的武力,而是因为,他没有喉结。

  “刚刚那枚梅花针,是你吐出来的吧。”齐昆仑再把目光落到了胡敬岩身旁的老人身上去,语气冷漠地问道。

  梅花针,为菩提寺独门暗器,藏于口中,在关键时刻用力喷出,能够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老人并没有回答齐昆仑的话,而是垂手站在胡敬岩的身旁,充当着忠诚的护卫,他的头发花白,依稀可以从稀疏的发丝当中看到几个已经不是那么明显的戒疤。

  胡敬岩和肇怀古两人也都直接无视了齐昆仑,往前走来。

  肇怀古看着肇念裳,缓缓地说道:“念裳,家族为了培养你,投入了太多的心血,花费了太多的精力。而且,敬岩也是家族为你精心挑选出来的夫婿,放眼整个华国,又有几个年轻人能与敬岩这样的人物比肩?家族做这一切,其实都是为了你好。”

  “家族让我嫁到胡家,无非是看中了胡家的财力而已,哪里来这么多说辞?”肇念裳淡淡一笑,“家族之所以花费心血培养我,也不过是觉得我在未来可以成为重要的交易筹码。何况,我也凭借自己的能力,帮家族躲过了几次巨大的财产损失,这也算是还了你所谓的恩情。”

  肇念裳精通阴阳易学,而且更是知识渊博,才能出众,她凭着自己的卜算和敏感的商业嗅觉,提前布局,让肇氏在金融危机当中避开了巨额的损失。

  肇怀古的神色不由一沉,道:“你不想回去,是因为他么?”

  说完这话之后,他看向齐昆仑,缓缓道:“给你三秒,从这里滚出去!否则的话,我会亲自打断你的腿,再把你扔出去,然后让你知道,什么人是你这种癞蛤蟆高攀不起的。”

  肇念裳却是淡淡道:“不是。”

  胡敬岩微微笑了,摇头道:“我觉得心里有点酸啊!念裳,我约你出来,你从来都是随心所欲,该怎样就怎样。但你今天,明显刻意打扮了……呵呵,真不知道这小子,比我出色在哪里,值得你这么看重?”

  “我看重谁,那是我的事情,是属于自己的生活,你们无权干涉。我与肇氏,已无往来,你们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肇念裳淡淡道,她依旧不温不火,哪怕是面对着咄咄相逼,依旧显得像往日那样古井无波。

  肇怀古冷森森地看着齐昆仑,道:“还不滚?”

  齐昆仑却是面无表情地道:“今天是我请肇小姐吃饭,当是主人,哪里有让主人先离席的道理?”

  肇怀古不耐之下,微微眯起自己的眼睛,正要说什么,但他身旁那位没有喉结的老人却一把按住了他的肩膀,没让他动弹。

  “李老?”肇怀古不由诧异。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功力,我很想知道,你是什么人,你师父又是什么人。”这个老人说话的声音有些尖,让人感觉很不舒服,仿佛僵尸用指甲挠棺材一样难听。

  齐昆仑都没抬眼看他,只是淡淡道:“我不喜欢跟那种不男不女的阴阳人说话,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阉了自己,侍奉他人。”

  “李爷爷,没想到族里居然把你都给派来了。不过,念裳还是想说,我不回去,也不会接受家族的安排。”肇念裳看向这位老人,摇了摇头,说道。

  肇怀古看着齐昆仑,冷冷道:“他是什么人?!”

  齐昆仑对着肇念裳笑了笑,道:“你的家事,你先处理吧。牛排冷了不好吃,我先吃饭,吃饱饭,再算刚刚那一根梅花针的账。”

  说完这话,他拿起刀叉,慢条斯理切割牛排,送进嘴里咀嚼,似乎什么都不在意的模样。

  李攻玉对着肇怀古低声道:“少爷,没有必要招惹这个年轻人,把小姐带回去,才是最主要的事情。”

  肇怀古听后点头,虽然齐昆仑让他感觉到很不爽,但既然李攻玉都觉得忌惮,那的确是没有必要去主动进一步扩大矛盾的。

  “你不算账,我也要找你算刚刚你摸我未婚妻的账!”胡敬岩森然一笑,说道。

  齐昆仑充耳不闻,依旧切割着牛排,有条不紊地吃着饭。

  肇念裳道:“我在这里过得很快乐,教书育人,过自己的生活,不受外界的干扰。”

  “抱歉,妹妹,你已经被学校开除了。我们在来之前,联系了风城本地的教育局局长,你们的校长,很快就会把辞退信,送到你的手里来了。”肇怀古在这个时候一笑,“你要是想教书,回到龙兴之后,可以慢慢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