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09章 起源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12 02:5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09章起源

  说完话后,肇念裳带着吴唯才扬长而去。

  肇怀古的心情从震惊变成了惊恐,他看向齐昆仑,再看向地上手机的零部件,手都忍不住抖了起来。

  胡敬岩的嘴角抽搐,如果这个人真的是那位五星大将的话,刚刚肇怀古的一系列行为,的确太不明智了一点。

  站在肇怀古面前的李攻玉更是身体紧绷,随时准备应对齐昆仑的出手。

  霍格同样目瞪口呆,难怪,难怪对方能一个电话打到教育公署的杨天强那里去,难怪能够让杨天强用如此强硬的态度来对待此事……

  “那手机是被你自己弄坏的,与我无关!”肇怀古忍不住颤声说道。

  他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齐昆仑为五星大元帅,掌握天下军机,自己弄坏了他的联络工具,的的确确是可以被扣上一顶贻误军机的大帽子的!

  “我不想跟你争辩什么,我现在,只想取你的狗命。”齐昆仑往前缓缓走来,语气冰冷地说道。

  “你……”肇怀古大惊失色。

  胡敬岩忍不住往一旁退了几步,脸色也是发白起来,齐昆仑要做什么,他根本阻止不了。

  李攻玉沉声道:“原来是齐大将,真是久仰大名!齐大将要取我家少主之命,老朽可不答应,且让我,领教领教齐大将的高招。”

  “你还不配。”齐昆仑摇了摇头,“让那位金管家来,还有资格勉强说这样一句话。”

  说完这话之后,他右脚往前一踏,轰的一声,地面震颤,仿佛发生了地震一样,天花板上的吊灯都嗡嗡嗡抖动个不停。

  李攻玉嘴里喷出一口长气,绷紧的身体瞬间又放松到了极点,整个人仿佛消失不见了一样,双手一抬,抱住无极,宛如回归混沌的状态。

  “冬至,住手吧!”正在此时,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一位银发老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

  肇怀古转头看去,不由又惊又喜,道:“金老,你怎么来了?!”

  被称为金老的人,不是上次随肇光复出现在齐昆仑面前的那位打破虚空的金管家,而是另外一人。

  “是金家的家主金忠孝!他这些年来,一直隐居幕后,神龙见首不见尾,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胡敬岩看到这位老人之后,也是不由吃了一惊。

  金家原姓耶律,起于北方,是肇氏尚未夺取天下,还只是一个部落的时候就是他们的忠实仆从,每一任耶律一族之主,都被任命为金吾卫,当年掌管大内,护皇族安全。

  那时候的金吾卫,就如同现在的特勤局局长一般。

  肇氏下台之后,耶律一族取金吾卫之“金”字改姓,一直默默护卫整个肇氏,这个家族世代习武,所以高手如云,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存在,才让肇氏避免了好几轮清算。

  齐昆仑的眼神如刀一般看了过去,冷冷问道:“你是谁?!”

  金忠孝淡淡道:“说来话长,我们两人之间,的确有不可割舍的关系。你若想知道,就随我来,我慢慢将一切都告诉你。”

  齐昆仑眯了眯自己的眼睛,他的心灵感应出奇的强大,在这个时候,的的确确是隐有察觉,两人之间似乎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好!”齐昆仑冷冷答应一声,暂时放过了肇怀古,“此事暂且记下,等着我来取你狗头!”

  说完这话之后,齐昆仑大步往门口走去,金忠孝也一转身大步而行。

  金忠孝看似老迈,但体能惊人,以“蛇拨草”的身法而行,身影如电,一下就弹出去十来米远。

  齐昆仑看到这一幕,瞳孔又是一缩,这个金忠孝,武力之高,恐怕不在之前那位金管家之下,他二话不说,迈开大步跟在后方,双脚如水蜘蛛踏水而行,好似划船,地面都变成了液态一般,噌一下掠出好远。

  金忠孝脚力惊人,任何地方,都如履平地,他在前面走,齐昆仑就在后面追。

  一老一少,一前一后,就这样狂奔了二十来分钟,直接到了大江边上来。

  金忠孝走到江水当中,然后站立不动,大江大浪,只不过淹没到他的膝盖部位而已。

  齐昆仑脸色不变,大步走入江水当中,江水同样只到膝盖,无法将两人淹没。

  昔年有武当太极道士王宗岳,踩水过大河,传陈家沟太极拳法,之后才有了杨露禅京城杨无敌之名。

  “有什么话,非要到了这里才说?”齐昆仑站在金忠孝面前两米远,淡淡地问道。

  金忠孝笑了笑,道:“你杀性太重,我怕你一不合,又跑回去杀人,为了保肇怀古这条命,所以才走这么远。”

  齐昆仑漠然看着金忠孝,道:“我的确从你身上感应到一些血脉相连的感觉,那么,你来说说,你我之间,到底什么关系,我的身世,又是如何好了!”

  金忠孝呵呵一笑,道:“我们金家,当年随肇氏起事,成就皇图霸业,之后历任家族,一直为肇氏之金吾卫……”

  “这些腐朽的历史,我没有兴趣知道。”齐昆仑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

  金忠孝道:“很好,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好了,我是你的爷爷,你是我的孙子!”

  饶是齐昆仑内心当中八风不动,但听到这话之后,还是忍不住让眼皮微微颤抖了两下,金忠孝这句话,的确是出乎他的意料。

  “你是我金家子弟,生于冬至,故得冬至之名。”金忠孝欷歔一声,轻轻叹道,“没想到,我们爷孙两人这一别,就是二十来年。”

  齐昆仑面无表情,只是这么直勾勾地盯着金忠孝。

  金忠孝笑道:“你肯定很想知道,当初为什么把你扔到风城,远离家族。其实,这很简单……因为,我们都知道你将是个有大出息的人,将是能够改变现状之人,所以,我们需要你成长起来。”

  齐昆仑依旧没有说话。

  “你母亲生你不久之后,有龙脉派高人到族内做客,正好见到了你,顿时惊诧,遂为你批字算命。”金忠孝语气平静,带着些许追忆,“这位高人断,你若从政,必为一方豪杰,有问鼎天下之象;你若从军,必为三军统领,掌一国之杀伐!”

  金忠孝继续道:“你也知道,我们金家历代以护卫肇氏为责,光复肇氏,也是我们金家的责任。”

  齐昆仑站在江面上,随江水起起伏伏,面色不动,但内心当中,却不知什么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