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11章 腐朽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12 02:5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11章腐朽

  肇念裳的扈从,金伯,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这里。

  金忠孝看到金伯之后,神色不由一沉,道:“麒麟,你不跟随在小姐身旁,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原名金麒麟的金伯漠然地站在脚边,说道:“我来戳破你的弥天大谎!”

  金忠孝听了这话,微微摇头,说道:“冬至是我的孙子,我没有必要对他撒谎。倒是你,说我撒谎,不知道是何居心!”

  金麒麟对齐昆仑说道:“冬至,按理来说,你该叫我一声伯伯。金忠孝的确是你的爷爷,但是,他所说的话,不可尽信。”

  金忠孝冷冷看着金麒麟,眼中带起森然杀机来。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事不可为,肇氏的辉煌已经成了永恒的过去!但是,无论是金家,还是肇氏,却依旧有一批老顽固认为,天下欠着他们,人民欠着他们!”金麒麟龇牙一笑,根本丝毫不忌惮金忠孝这位金家的族长,“没有人,愿意生来就背负这样那样的使命,而且,这些使命,根本不属于我们!是你们这些自私自利,想要皇图霸业的野心家,强加给我们的。我今天到这里来,就是要戳穿你的谎!”

  金忠孝说道:“金麒麟,看来你对我们金家,对我们所效忠的肇氏,已经起了叛变之心。”

  金麒麟哈哈一笑,对齐昆仑说道:“你父亲、母亲两人早逝,这是没错!不过,他们可不是郁郁而终,更不是病死的,而是死在了你眼前这位看起来和蔼可亲的爷爷的手里!”

  此话一出,让金忠孝的气息越发森寒起来。

  “让冬至到风城去,是他们夫妇两人的决定,并非是我!”金忠孝冷冷道。

  “是,当初你们请来龙脉派高人为他批字算命没错,让他到风城去的,也是他的父亲母亲两人没错。但是,两人毕竟熬不住骨肉分离的痛苦,最后要将他接回龙兴,放弃原定的计划,为了让他不再在风城受苦,甚至愿意脱离金家,脱离肇氏!”金麒麟咬牙切齿地说道。

  金忠孝没有说话,齐昆仑神色平静,将目光落在了眼前这位老人的身上。

  金麒麟继续说道:“夫妇两人在你的洗脑之下,也的确存着报效宗族,光复肇氏的信念。但是,与自己骨肉的分离,却让他们感觉到痛苦,这痛苦,让他们得以觉醒……他们,只是想让自己的孩子,回到自己的身边。然而,你不允许!”

  金忠孝摇了摇头,道:“一派胡!这个人已经疯了,你不要听他胡说八道。”

  金麒麟压根没有理会,看着齐昆仑的侧影,冷笑道:“你这个当爷爷的,已经丧心病狂,为了计划能够继续进行,狠下心来,毒杀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你以为,自己做得周全,两人死后,一切都会石沉大海。但你不知道,苍天有眼,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又怎么可能瞒天过海?!”

  “冬至父母,报效肇氏之心毅然决然,怎么可能会如你所说这样?你在撒谎。”金忠孝漠然地看着金麒麟,说道。

  “不是人人都像你这么狠心,能够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受苦,甚至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痛下杀手。”金麒麟咬牙道,“我儿是怎么死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么?!”

  金麒麟原有一位养子,被金家送入军营当中,逐渐掌握权势,但他在掌权之后,心思发生了变化,不愿再服从家族安排,继续为肇氏效力。于是,他遭遇了一场意外。

  也正是自那以后,金麒麟才彻底醒悟过来,金家的思想,已然腐朽,肇氏的辉煌,已经彻底成为过去。

  人,生来即是自由的,没有任何人,有左右一个人选择生活的权利!

  金忠孝的眼皮在这个时候不由跳了跳,一时间,没有应答。

  “孩子,什么出身不重要,走什么样的路才是最重要的!你的父母临走时,所想只不过是将你接回身边,不再让你受苦,为了你以后的平安幸福,他们愿意舍弃一切,包括这被金家强行压到他们肩膀上的所谓使命和光荣!金家,原姓耶律,世代皆为肇氏皇族金吾卫,肇氏倒下之后,他们无法忘记也难以接受失去那种滔天的权力,所以改姓为金。”金麒麟郑重地对齐昆仑道着,“那些所谓的使命和荣光,只不过是套在我们身上的枷锁而已!”

  “胡乱语!”金忠孝脸色铁青,一字一顿,吐出四字,字字如雷,震耳欲聋。

  齐昆仑的眸光始终平静,他看着金忠孝,缓缓道:“金伯说得没错,一切荣耀,归于人民。你们所谓的使命与荣光,我不承认。”

  金忠孝叹了口气,问道:“莫非,你要做个不忠不孝之人?!”

  齐昆仑语气平静,道:“忠?孝?所谓美德,不是写在字面上,不是将人束缚于传统文化之中的,而是尊重私人的财产,尊重私人的权利,有了对人类基本尊严的尊重,这样的社会,才会产生美德。”

  “人权天赋,我不负人民,不负本心,何来……不忠,不孝?!”

  齐昆仑说完这话之后,平静的眼神逐渐变得凌厉起来,一股惊人的气息自他身上爆发开来。

  金忠孝面色凝重道:“他的胡乱语,你也相信?!”

  “一个思想迂腐到还沉醉于两百年前的权力中的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干不出来?你只谈忠孝,只盼着封王裂土,只醉心于恢复当年的权柄,为了这一切,不惜践踏人的基本权利。”齐昆仑冷冷道着,“抱歉,我不记得自己本来的名字。我只知道,我姓齐,名昆仑,生长于风城,此生最大的理想,是还政于民。”

  金忠孝沉声道:“你是真的要一条路走到黑了?”

  齐昆仑冷漠道:“到底是谁一条路走到黑?!”

  金忠孝摇了摇头,说道:“看来,将你从龙兴送走,并不是一件好事啊……哪怕是姜无涯的话,也不可尽信啊!”

  齐昆仑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不由一怔,然后笑了起来。

  “龙脉派自古以来就为历代君王推演国运,兴盛无比。不过,姜无涯跟你并不是一路人,他脑子里念着的,可不是那些所谓的昔日权柄。”齐昆仑虽然只跟姜无涯这位龙脉派首领见过一面,但是,却好像对他心中所想所思一清二楚一样。

  “肇氏最后的野心与挣扎,将由我,亲手埋葬!”

  齐昆仑一九鼎,每一个字说出来,都如雷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