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15章 不动如山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12 02:5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15章不动如山

  齐昆仑端坐在沙发上不动,赵仑认真处理着他的伤口,缝合血管。

  在这过程当中,面临剧痛,齐昆仑依旧面不改色。

  “关公刮骨疗毒,也不过如此了。”郝光荣看到齐昆仑的神色不动如山,甚至连脸色都没变过,不由在心中由衷敬佩。

  赵仑一旦投入工作就显得很认真,他的手法极为高妙,将被扯断的血管缝合起来,而后又清理内部已经坏掉的血肉。

  “一般人受这样的伤,手基本都是废了,但齐帅刚刚还开着战斗机出去搞千里追杀。”郝光荣看着齐昆仑手臂的伤势,心惊肉跳。

  经过了几乎两个小时的时间之后,赵仑才彻底缝合了齐昆仑的伤口,处理完毕,他抬起头来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

  “赵博士,辛苦了。”齐昆仑淡淡道,“郝师长,给我找套军装来。”

  郝光荣答应一声,跑出去找军装去了。

  “齐帅,你这段时间需要静养,这条手臂,最好不要有过多动作,不然的话,恐怕会留下后遗症。”赵仑说道。

  “虽然说,病人应该听医生的,但我的身体,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得多。赵博士不必担心,我心里有分寸的。”齐昆仑点了点头,说道。

  赵仑叹了口气,道:“还真是神奇,这样的伤势,您都还能恢复。这一爪,好像是老虎抓的一样,一般人,估计得截肢处理了。”

  齐昆仑神色平静,转开了话题,问道:“最近的学术搞得怎么样?我看到你又在国际大会上发了。”

  “呵呵……还好吧,小小出了一点风头而已。最近回来,是想帮蔡小姐和老齐叔复诊的。”赵仑说道,收拾起医疗箱来。

  齐昆仑道:“韵芝那里就不必复诊了,她已然痊愈,我爸那里,你多费点心,老人恢复很慢。”

  赵仑顿时惊讶了起来,道:“蔡小姐已经康复了?!”

  齐昆仑点了点头,道:“我有事没事就帮她按摩洗髓,所以恢复速度是要比平常人快上几倍。”

  “这还真是神奇……”赵仑咂了咂嘴,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

  “你要是有兴趣,回头我写一本《洗髓经》给你,你自己拿去研究。不过,如果不练武的话,其中奥妙还是很难体会到的。”齐昆仑说道。

  赵仑笑了笑,道:“我有练过一点气功,的确是有作用,能够加强身体新陈代谢,增加骨髓活力……这洗髓功夫,恐怕也是要配合特殊的声音或者振动频率来的吧?唯有引起人体共鸣,才能够有效果。”

  “是的,你有兴趣可以研究,到时候说不定能再搞出点更先进的东西来。我们国家的医疗,落后一些发达国家很多,甚至引以为傲的国医,都远远落后东岛国。”齐昆仑不由叹了口气,说道。

  “国医我是无能为力的,我还是专攻外科就是。不过,话说回来,齐帅你的身体构造与常人一样……刚刚那种无麻醉手术,按理来说,只有被切除了痛觉神经的人才能够承受得住才对,这点,您是怎么做到的?”赵仑好奇道。

  “我当然也会感觉到痛,只不过我的承受能力比一般人强大,而且有别的方式可以转移注意力罢了。天竺国的瑜伽,其实是好东西,其中包含气功、冥想、健体等等,这也正是为什么,瑜伽大师的生命力,比普通人要强悍得多的原因。”齐昆仑跟赵仑闲聊着。

  赵仑可以算是华国最顶尖的医学专家了,尤其是对骨科一块的研究更是让世界都为之折服,齐昆仑也希望自己的话能够为他点明一些什么,让他走得更高些。

  赵仑兴冲冲道:“要是齐帅能抓一个活人来给我做下实验就好了!”

  齐昆仑愕然,然后摇头道:“你要是想做研究,可以跟我说,我如果有空,可以配合你测试一些数据,但切片或者解剖之类的,就算了。”

  “那肯定,那肯定!”赵仑高兴道,他这辈子就喜欢钻研医学,简直是个学术疯子,当然,实践能力也非同凡响。

  郝光荣在这个时候把衣服拿了进来,道:“齐帅,您看看是否合身。”

  齐昆仑微微点头,赵仑和郝光荣便从办公室当中退了出去。

  他将一套崭新的军装换上,略微感受了一下自己左臂的情况,喃喃道:“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我这位爷爷,还真是厉害!不过,他也好过不到哪里去。”

  齐昆仑很清楚,自己那一下,已然让金忠孝的心脏受损,不经过长时间调养,也是恢复不过来的。

  两人这次交手,可以说是半斤八两,彼此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不过,齐昆仑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反而信念越发坚定起来,而且很自信,下一次遇到对方,必然能够将之打死!

  金忠孝的突然出现,而且那一番话,还是让齐昆仑受到了影响,再加之他也是一位打破虚空的大高手,在说话时用了精神催眠的力量,对齐昆仑还是造成了很大程度的撼动!若是金麒麟没有及时出现,金忠孝在那个时候突然配合埋伏着的杀手发难,那他不死也要脱层皮,除非,他在治疗秦牧蓉脑损伤过程当中消耗的体能,能够瞬间恢复,那还有胜算。

  一些人大病一场之后,药到病除,都还会虚弱很长一段时间。

  齐昆仑那一次,消耗的体能简直是天文数字,齐思和肇念裳两人念经,都来回交替了足足三天三夜,可想而知,他又疲倦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没想到,那年冬至一别,竟是永恒。母亲、父亲,待我完成夙愿,再来拜祭你们二位。”齐昆仑将衬衣的扣子扣好,缓缓出了口气。

  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复杂,反而有一种释然之感。

  若是父母还活着,要站在他的对立面,要杀他,要保全肇氏,那他或许真的会比较为难。

  齐昆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没有再说出“舍我其谁”这四个字来。

  因为,这四个字,现在已经真正融入了他的骨髓当中,融入了他的心灵深处。

  “金忠孝,你思想迂腐,对往日权柄念念不忘,对肇氏肝脑涂地,而且杀我父母。既然如此,那就让我送你上路,彻底将你们念念不忘的这些所谓使命与荣光,彻底埋葬吧!”

  齐昆仑微微抬起自己的眼皮,镜子中,那双眼睛,宛若天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