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战神 第616章 君子终日乾乾

小说:都市超级战神 作者:齐昆仑 更新时间:2020-06-12 02:52:57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616章君子终日乾乾

  肇怀古被齐昆仑用导弹轰死一事,还是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不过,齐昆仑一点也没有着急,先是将自己破碎的手机让人呈送到军部,同时,好巧不巧,在外的驻军方面出了点乱子,国防大楼一直都没能联系上他。这样一来,肇怀古这个恶意妨碍军务,贻误军机的帽子是扣下了。

  整个肇氏,在得知此事之后,沉默得可怕。

  金忠孝在得知具体消息后,也是感到震惊,同时长叹道:“此子不除,永无宁日!”

  其实,国家有意无意,一直都在回避着肇氏的问题,在用比较柔和的手段来处理,但齐昆仑此举,却是将矛盾直接摆到了台面上来。

  这无疑,让一些尚且摇摆不定的肇氏中人,都在这一刻坚定了信念,觉得必须要恢复肇氏的荣光,否则的话,再过些年,肇氏更一步衰弱之后,那将会成为任人宰割的牛羊。

  齐昆仑跟最高首领进行了大约半个小时的通话,然后这才离开了二十四师的师部。

  破军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师部门口来,他为齐昆仑拉开车门,沉声道:“齐帅,卑职无能,让您受伤。”

  齐昆仑淡淡道:“这与你有什么关系?是我自己大意了,也是低估了金家的底蕴。”

  齐昆仑向来有一说一,对自己的部下虽然严格,但绝不苛刻,不会轻易迁怒,这也是大家都信服他的原因之一。

  “送我到肇念裳那里去,我有些事情,要跟她聊聊。”齐昆仑坐上车之后,疲倦地闭上眼睛。

  “是。”破军答应一声,然后开车前往肇念裳的住所。

  肇念裳在看到齐昆仑之后,不由说道:“你受伤了。”

  “拜金忠孝所赐。”齐昆仑平静道,进门之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金麒麟也从房间当中走出,在一旁坐下,道:“事情,我都跟小姐说了。”

  “说就说吧。”齐昆仑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劳烦金伯,把你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吧。”

  金麒麟所说,也与金忠孝的相差无几,只不过,齐昆仑生父生母之死,并非如金忠孝所说那样,而是被金忠孝亲手毒杀的。

  等到金麒麟把这些事情说完,肇念裳才道:“其实,肇氏和金家当中,也有很多人都觉得两大家族内部的思想,太过腐朽,太过老旧。只不过,碍于多年的传承,他们不敢把这样的话说出来罢了。我想,你的父母当时应该也有这样的想法,最后因为跟你分离的痛苦,实在承受不住,这才反抗了金忠孝,最后换来一个这样的结局。”

  “小姐说得没错,其实家族内部早就出了问题,毕竟,现在是一个信息化的社会,想彻底封锁一个人的思想太难了。所以,他们能做的也就是给新生代从小就进行洗脑,但尽管如此,新生代们见识了这个世界,有了自己的思维过后,还是会回过头去考虑家族给他们灌输的问题到底是不是天经地义的……我之前也是一个执着于恢复权力的人,金家世代金吾卫的荣光,听得我耳朵都起老茧,甚至心中也隐隐为之自豪。不过,自我养子死后,我才明白,最重要的不是拿回那些权力,而是真正地活着。”金麒麟欷歔感叹。

  肇念裳看着齐昆仑,平静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齐昆仑道:“依旧贯彻我的理念,依旧走我的道路。任何人,也无法阻止我!”

  肇念裳道:“他们看错了姜无涯,姜无涯早就放下了对权柄的执念。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执念,不过是顺应历史而已。”

  “姜无涯也是一位真正的世外高人,我跟他见过面,没想到,我的身世,居然也与他有所牵连。”齐昆仑缓缓地道。

  “龙脉派自古以来都是道家真传,道家讲究的是无为而治,所谓无为,便是还政于民,予民自治之权。批字算命这种东西,玄之又玄,不能说全信,也不可不信,当今议员,其中都有一两个真正的风水大师,易学研究会的学者……他或许,是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改变这个国家命运的东西,所以才有此举。”肇念裳说道。

  “我今天也在想,如果当初没有被送出金家,我会是怎样。但这是历史的如果论,而非自然论,它既然已经发生,既然选择了我,那我就要接受。”齐昆仑微微笑了笑。

  肇念裳深深看着齐昆仑,然后缓缓道:“我在商业上,有二两浅薄才学,对肇氏的不少企业也都了如指掌。我现在当老师,工资还是太少,不知道你能出得起多少钱?”

  “二两才学?你那如果是二两才学的话,那谁才能称得上才占八斗或学富五车呢?”齐昆仑忍不住笑了起来,“你想要多少,我给多少。”

  肇念裳听后,不由微微点头,道:“那好,我教课之余,会到齐天集团转一转的。”

  齐昆仑道:“我很期待,肇小姐能够在商场上大放异彩。”

  肇念裳道:“那你也要顶住压力,我想,一些阴谋论,很快就会出现在你的身上。”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与我有同样信念的人,始终会与我站在一块儿的。”齐昆仑说道,“就像今天的肇小姐一样,还是选择了帮我。”

  肇念裳道:“我帮你,也是帮自己。”

  肇念裳身上带着的这种独有的平静,让齐昆仑感觉到很舒服,他深深看了肇念裳一眼,说道:“如果肇氏能多有几个像你这样的人,或许也就没这么多麻烦了。”

  “很多人,只是还没有醒来而已。所以,我希望齐先生依旧能够遵守给我的承诺。”肇念裳道。

  “好!不过,像肇怀古或者肇光复那样的人,来一个,我杀一个。”齐昆仑点头答应,随后,语气轻缓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来。

  肇念裳听后,瞳孔微微缩了缩,轻轻一叹,道:“好。”

  “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齐昆仑站起身,对着肇念裳微微一笑,“你好,未来的……第一夫人!”

  肇念裳一怔,脸色微红,犹豫了片刻,闭着眼睛轻轻点头,站起身与齐昆仑握手,叹道:“让我,再想想!”

  齐昆仑没有多停留,与肇念裳握手之后,径直转身离开。

  肇念裳抬头,看到放置于茶几之上的花瓣缓缓飘落,杂乱地排布于桌面之上。

  “小姐,阳爻居于阴位,位于下卦,居中。”金麒麟缓缓道。

  “乾卦二爻,真是见龙在田……”肇念裳喃喃道,忽然间,晚风轻吹,桌上的花瓣又是一动。

  “四爻,或跃在渊,无咎?”肇念裳看着。

  九四,龙或跃于天空,或停留深渊,只要根据形势的需要而进退,就不会有差错。这一卦,正是应了齐昆仑当今所面临的局面。

  肇念裳叹道:“姜无涯,真是高人!”

  说话间,整栋楼房忽然震颤起来,竟然是突然发生了轻微地震!

  “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为什么不见乾卦三爻,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金麒麟也略通一二,不由问道。

  肇念裳脸上笑意渐浓,缓缓道:“因为,若有我在,他就不必夕惕若厉了。”

  金麒麟一惊,道:“小姐的意思是……”

  “我答应他了。”肇念裳拾起一枚花瓣,拈花一笑。

  金麒麟头晕目眩,只觉得,自己要是能年轻个三四十岁,说不定找齐昆仑打一架的心都会有。